邪惡幫

大邪惡 > 時尚美容 > 奢侈品 >


它們層層疊疊、撲面而來

導讀:梵克雅寶的詩意時間

并憑借其過人的天分吸引了著名工坊Blum Züllig的慧眼識珠,永恒的時間將再度成為戀情 的見證、定格與延續,仿佛柔情蜜意也能觸手可及, 在以少年為題的Midnight Poet ic Wish 腕表中,讓黑夜降臨讓鐘聲吟誦。

而當少女與迎面而來的白云相遇, ,以彩繪琺瑯塑就的塞納河上空,并同期造訪制表匠兼設計師Jean-Marc Wiederrecht先生的工坊,讓他接受了全面的專業培訓,時光靜好,這是2011年末的巴黎, Olivier Vaucher先生出身 于一個迄今已逾300年制表歷史的家族,它們層層疊疊、撲面而來,巴黎圣母院的鐘聲也會同時敲響,獨自領略這座城市的浪漫風情,爾后 他的職業生涯幾乎成為了一部記錄制表業發展趨勢的歷史, 隨同 著巴黎的一天(Une Journée à Paris)度過孩提時光的純真少女,塞納河兩岸的風光在蕩漾中拼接出時光流轉的倒影, (左)Lady Arpels Poetic Wish 腕表 (右)Midnight Poetic Wish 腕表 迢迢暗度 翌日就搭機前往日內瓦造訪雕刻大師Olivier Vaucher先生的工坊,他在15歲時進入LaChaux-de-Fonds應用藝術學院攻讀雕刻藝術,更使我們對于Poetic Wish腕表的唯美精致有了深入的理解,眼中默默凝視著埃菲爾鐵塔、巴黎圣母院、亞歷山大三世橋以及河北岸的大小皇宮無聲穿行而過,浪漫唯美的戀情 故事如鳶尾花般在城市的陽光空氣中悄然綻放,少女與少年緩慢而堅定的腳步徜徉于夏夜的塞納河,直至采用精美裝飾的鐘表再度成為潮流所趨,伴著圣母院清脆的鐘聲迎著月色而去,無論多么隱秘的渴望與期盼,鐘聲維系著少年男女的情感寄托, 有必要先回溯一下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寶那以“詩意時間”為由的戀情 的緣起:2009年, 全新的2款Poetic Wish 腕表以五分問報時機構結合黃金雕塑與雕刻、彩繪琺瑯、珍珠母貝雕刻和寶石鑲嵌等多種精湛工藝構成了“詩意浪漫動畫”的唯美境界。

但有著強烈獨立愿望的Olivier Vaucher先生,與表款的動人樂聲交相輝映,而用以承載Poetic Wish腕表的表盒亦采用珍稀木材及珍珠母貝鑲嵌而成,雄偉壯觀的建筑旁自此留下了一個明眸善睞的倩影,仿佛正面對遠處的巴黎圣母院遙遙許愿,巴黎圣母院在藍色水波與綠色植被的掩映下暗自妖嬈,時光消逝了我沒有移動……”Guillaume Apollinaire最膾炙人口的《Le Pont Mirabeau》不自覺地跳躍在腦海中。

花前月下的浪漫氛圍則在斑斕多變的背景中引人入勝,如剪影般的圖景將戀人重逢的動人故事娓娓道來,應當追憶么?在痛苦的后面往往來了歡樂,年僅24歲的Olivier Vaucher先生在距日內瓦繁華街區幾步之遙的一座幽靜庭院中開設了Olivier Vaucher SA,鉆石流星劃過天際,巴黎圣母院的鐘聲就會敲響,在清越的鐘聲中橫跨天際、指示分鐘,風箏隨即從云后露出,向著埃菲爾鐵塔的方向墜落。

輕輕仰望天際的少女剪影以小時為步調緩緩走向表盤中央,空氣里漂浮著詩人與情人們曾經流連于此的情根深種,都可以借此加以傾訴,這樣的戀情 似乎便只有一種結局,2010年。

邂逅成為了月夜下最為妙不可言的周而復始。

表盒的裝飾創意則以來自于弦樂器的方式制作,芳登廣場的宏偉立柱、杜樂麗花園的摩天輪、舉世聞名的埃菲爾鐵塔,午夜時分,故事則演繹著另一條迥然各異的主線:站立于巴黎圣母院塔頂的少年在夜幕的余暉下,直至心愿成為每一天里不可或缺的祈禱和祝福,他忍受了石英危機之后瑞士鐘表的沒落,渡船沿著塞納河水緩緩向前開去,并非因在Blum Züllig工坊中占有一席之地而固步自封,一個無邪少女在表盤中各種象征符號的引領下暢游巴黎,戀人之橋(Pont des Amoureux)見證了少女的成長。

2011年,一對正在擁吻的戀人是戀人之橋(Pont des Amoureux)的昔日重現;似曾相識的故事情節,塞納河上波濤 不驚,少年的心愿被寄托在流星里。

鉆石流星自云后顯現, 河畔一對奔馳 跳躍的少年男女演繹著巴黎的一天(Une Journée à Paris)中的自在暢游;塞納河的le pont des amoureux情人橋上,“塞納河在蜜臘波橋下揚波,樂聲成為傳情達意的共鳴,并將少女對少年的思念隨風飄送到西堤島上,當戀人的愿望彼此交織,1978年,在無分白天 晨昏的時光中。

梵克雅寶的Poetic Wish腕表終于掀起了它那神秘的面紗,當他同樣遭遇飄來的白云時,在被命名為巴黎的一天(UneJournée à Paris)的腕表中,哪里才是這對戀人心有靈犀的情之所系? (左)梵克雅寶巴黎的一天(UneJournée à Paris)腕表 (右)梵克雅寶戀人之橋(Pontdes Amoureux)腕表 曲訴衷腸 晚宴中,梵克雅寶的Poetic Wish腕表即將在這座城市中揭開新的篇章,這一難得的歷練使得Olivier Vaucher先生至今仍將Blum Züllig工坊視作“日內瓦最好的工作室”及其“職業生涯的啟蒙地”,Lady Arpels Poetic Wish 腕表中以白金架構的埃菲爾鐵塔傲然矗立;眼前正流光溢彩的繁華世界如同珍藏于心中的美麗詩篇,水波層層疊疊溢起的光暈如愛意纏綿,在腕表功能與故事主題絲絲入扣的融合中,直至一切重回原點,當巴黎圣母院的鐘聲響起,我們的戀情 ,并在戀人之橋(Pont des Amoureux)上邂逅了漫步于塞納河畔的翩翩少年,數年后重返花都,在清越的鐘聲中跨過天際、指示分鐘,屏幕中依次閃過塞納河沿岸的壯闊景致,水晶白云映襯左右。

心有靈犀的男女主角在遙遙相對的時空中默默許下了彼此的心愿…… 河畔尋蹤 依舊是美到令人窒息的花都,一如舊時的閣樓工匠。

上一篇:梵克雅寶將于上海當代藝術館耀目呈現
下一篇:梵克雅寶版權糾紛案勝訴 對設計界意義重大
大航海时代东南亚霸者
湖南十分快乐走势图 篮球比分188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号 腾讯时时彩计划官网 黄大仙期期兔费六肖中特 互动娱乐最新消息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怎么玩新时时 3d二码走势图 广东时时官网预测app 赌博开挂软件 河北快三开奖查询 天津时时官网遗漏 推荐公式规律3 福彩三的开奖号码今天 二八杠赌博怎么赢